反垄断、web3.0、元宇宙和数字乌托邦

科技资本论 卢爱芳

阿里巴巴因二选一垄断行为被罚182亿、美团也正接受类似的涉嫌垄断调查、34家互联网平台企业在接受市场监管总局的整改督查、拼多多被消费者保护协会约谈,中国的互联网结束野蛮生长,进入了全面的监管时代。

近几年来,中国的互联网平台超速度发展,对中国的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的影响越来越举足轻重。2020年,中国前五大互联网平台,阿里、腾讯、美团、京东、拼多多的营收总和达到了1.9万亿,占2020年中国GDP的比重接近2%。

毫无疑问,对大平台进行严格的反垄断监管将成为中国的常态。而欧美早就先行了一步,谷歌、Facebook、微软等公司一直都未能摆脱反垄断调查的阴影。

在各国政府都在加强对互联网平台监管的同时,科技的发展也走到了一个拐点。新的技术、商业模式纷纷涌现,开始挑战现有的互联网秩序。

最近,深圳巴克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文件系统CYFS。该公司CEO刘智聪称,其目标和使命就是,帮助用户拿回自己的数据,终结算法霸权,建立更好的互联网。

巴克云CEO刘智聪发布CYFS

 刘智聪将CYFS定义为Web 3.0。Web1.0是由平台创造内容,用户只管消费内容,其典型代表在中国是新浪、搜狐,在美国是雅虎;到了Web 2.0,用户也参与内容创作,中国的典型代表是微博、微信、抖音,美国的典型代表是Facebook、Twitter、YouTube。

互联网进入了移动时代后,开始逐渐走向中心化,产生了类似阿里、腾讯、美团、亚马逊、谷歌、Facebook等巨头。廉价的智能手机降低了上网的门槛,让大家习惯了互联网是免费的。但这些免费的权利其实是靠出卖自己的数据产权换来的。数据的创建者并不拥有数据,数据的产权掌握在平台手上,平台可以利用数据去做商业活动,甚至利用用户的隐私。

“这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刘智聪说。

可以说,CYFS是刘智聪作为极客创业者,从技术、经济学、社会学甚至哲学的角度对现有数字社会进行的全面反思,然后用技术和经济模型去重构互联网的生产关系,以图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避免作恶,避免形成新的中心和霸权。

CYFS是一个底层协议或者说类似操作系统一样的东西,基于这个系统开发的应用,天然就带有了去中心化等相关的属性。目前已经几十家创业者决定参与CYFS生态,开始在这个系统上开发应用。

也许你觉得听起来很抽象、玄乎,其实还有一个更抽象、更玄乎的概念最近在互联网界被热烈讨论,那就是元宇宙。

今年3月,一家叫Roblox的游戏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受到了资本市场的狂热追捧,市值迅速超过了400多亿美元。Roblox被视为元宇宙的代表,用户既可以在上面玩游戏,也可以创作游戏、并且赚钱。

其实,无论是Web 3.0,还是元宇宙,这一切都表明,人类对现实的互联网世界已经极度不满,想要建立一个全新的数字社会。在那里,没有中心或霸主,规则是透明和平等的,人人都可以参与创建,重要的是,同时可以分享价值。可以说,这是一个数字乌托邦。

接下来的文章就是给大家介绍,数字乌托邦究竟怎样?它的运行原理是什么?如何才能实现?看懂了这篇文章,你就看懂了未来。

拿回数据

要创建这样一个数字乌托邦,首先要确保,用户能完全拥有自己的账号和数据。

现在的互联网服务是中心化的,无论你发一条消息、上传一张图片或一段视频,它们都先传到互联网公司的服务器上,再由它们“转交”给你允许看到的人。而所有的社交账号:微信、微博等账号并不属于我们自己,而是属于提供服务的互联网平台。

哪怕你在不同设备的账号之间,比如小米智能家居,你在家里想用手机控制空调,两个设备近在咫尺,但信息仍然是在小米云上转了一圈,经由小米的服务器再发送到空调上。信息的传输和存储是以平台为中心,这是现在互联网的规则。

而基于CYFS创建的账户,是基于密码学创建的可靠数字身份。它是可以不通过第三方机构/组织就可以证明“你就是你”的唯一凭证,并基于该身份拥有“数据/资产/服务”的所有权、管理权和控制权。

数字身份的备份助记词由12个单词组成(以上为示例,请勿效仿发布在互联网上)

与此同时,CYFS从基础协议上改变信息可信传输和存储的方式。

刘智聪认为,互联网堪称人类第九大奇迹,其TCP/ IP协议更是一个伟大的发明。TCP/ IP协议指向IP地址,IP地址就好比房子的门牌号码。早年PC互联网时代,电脑是固定的,IP地址的确也像房子一样是固定的。

但随着人们越来越多使用智能手机、平板等移动设备上网,未来还有智能汽车需要上网,这些移动的设备再使用固定的IP地址已不合时宜。他认为,经过了四十多年的历史,TCP/ IP协议该做出改变了,信息的传输应该从面向地址的协议变成面向可信设备的协议。

CYFS提出了通过OOD(Owner Online Device 个人数据保险箱)打造个人云,进行可靠数据存储。未来每一个人都拥有一个OOD,这是专属于你的数据中心,你的数据就存储在它上面。当你每与好友联系时,信息就在你和好友的OOD之间直接通信,完全没必要连接平台的服务器。如果自己的不同设备之间通信,只需要在通过自己的OOD进行中转就能完成。

这样,不仅确保了数据的安全和隐私,基于CYFS协议开发DEC App(数据交换合约应用)也简单多了。现在的应用难开发,因为中心化的系统动不动就要支持上百万人同时在线,而大部分人的好友列表也就两三百人,这样只需要同时支持两三百的用户在线就够了,开发起来容易很多。

服务器的逻辑就两类:一是域内逻辑,我自己的手机跟电脑通信时,安全加密可以宽松一点。另一个是域外逻辑,我的手机跟别人的手机,查询好友的OOD时,安全系数要高一点。以后每个家庭一台OOD,全世界20亿台OOD去支撑网络基础服务运行,就避免了单点故障对整个互联网运行的影响。

你也许会说,我为什么要买OOD,这不是多花一笔钱、多一个设备要管吗?是的,很多年前,大家也都犹豫要不要买智能手机。

数据确权

OOD只是从传输协议上改变了信息存储和传输的方式,但并不能保证数据真正属于你。你如何才能可靠可信地拥有你创建的数据?

刘智聪认为,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大部分人对自己社会价值的认知,都来自于别人对自己的链接。不管是一段文字、一张图片还是一个视频,在经过别人的查看、点赞、转发中,都会让你感到有价值,这也是我们容易沉迷上网的原因。

所以说,链接是信任、是托付,是价值的基础。从技术的角度来说,它们都是以超链接的形式存在。这个超链接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域名,一部分像文件路径名。

但其实,现在我们持有的域名是不可靠的。比如新浪,它并不真正意义持有sina.com。“.com”域名是在美国创建的,后面有13个根节点,域名的根节点和根证书都在欧美机构手上。如果他们决定作恶,就可以让新浪首页显示任何他们想显示的内容,而且大家都会以为就是新浪干的。他们作为原始信息基础技术的缔造者,能对全球信息进行底层的可信控制。

与许多现有区块链项目相比,CYFS并不认可事后溯源的可信性。CYFS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改变超链接,直接实现来源可信和内容可信,实现数据确权。

CYFS设计的超链接包括两段:一是数据创建者,也就是数字版权所有者的数字货币账户。只有拥有私钥的人才拥有账户。第二,内容本身的内容指纹,也就是哈希值。只要内容发生改变,指纹值就会发生改变。在数据创建的那一刻,就会得到全网的惟一链接。

然后,把这个超链接放在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能合约上,拥有私钥的人才能控制这个域名,才可以更新。这样就解决了数据来源可信和内容可信的问题。因此,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保障,比现在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国际组织更可靠。

而这就意味着数据要从上网变成上链,但是人类每天产生的数据量非常巨大,没有哪一个系统能承受得住。对此,CYFS提出了元链(meta chain),只需元数据上链。元是得到数据之前的那个数据。以个人为例,元数据就是姓名、性别、身份证号码等基本信息。元是一个规则,它保障了按照这个规则产生的数据都符合区块链的特征,可靠、不可篡改。

数据上链则要求数据的形式要标准化,这可以让数据更具价值。今天的Web其实是个半成品,很多数据并不互通。

一旦数据标准化后会打通企业内部数据,可以从订单、物流、销售情况等从产业链的角度去评价企业的运行情况,进而提供供应链金融的支持。这些数据不再是死的而是可以跟踪的活的数据,今后会随之诞生新的信用系统和金融行业。基于个人数字身份绑定新的信用系统,将极大地降低抄袭、水军、刷单、假冒伪劣、恶意差评的可能。

拥有标准统一的格式,AI才能真正地发挥作用。现在的AI是上帝行为,它的目的是控制,而不是服务。它读取所有数据,研究用户习惯为平台推送广告。

未来,用户可以在自己的ODD里装个AI助理。它出生时没有任何记忆,只能学习你的数据,你是它的父母,它按照你的习惯和情况来服务你。

此外,统一的数据格式可以实现产权数据的交易。如果你不是内容创作者,也可以通过出租自己的行为数据给算法分析公司,来获取相应的收入,当然这些数据是经过脱敏的。

CYFS提供了一整套的SDK,让工程师可以像使用今天的域名系统一样简单的使用区块链,让原来的Web系统稍做修改,就可以对接到Web3.0的世界,通过协议立刻支持数字货币、智能合约等基础功能。

其实这就是数据确权,也就是说,无论你写了一段文字还是上传了一张图片、一条视频,这些数据的产权是属于你,你可以非常可信、可靠地拥有它们。

经济模型

你也许会问,拥有数据的产权究竟有何意义?它们有什么价值?

今天的互联网传输的是信息,将数据从创建者传到消费者。比如我写了一篇文章,用户觉得好,给我打赏了五块钱,这五块钱是先交给微信,微信再转给我。现在建一个内容创作的网站,如果要搭一个支付平台,不是30人以下的团队能做到的。

CYFS引入了比特币的经济模型,即万物可开户。每一段文字、每一张图片、每一条视频,都可以拥有一个数字账户,用户可以直接给它转账,内容的作者可以直接拿到钱,不需要经过平台的中转,更不会被提取分成。

你可以直接给喜欢的图片打赏

互联网将从信息传输网升级为价值传输网,你创建的内容是属于你的,不管被转了多少手,内容所获得的收入最终都属于你。

在价值互联网上,内容的生产将不再为了流量,而是为了用户。现在你的内容上传后,什么人喜欢看,给多少人看,由平台算法来决定。你不了解规则,更无法改变,已经形成了算法霸权。

刘智聪认为,互联网巨头在全国几百万个服务器,但算法工程师就那么几百人,真正高效的调度是市场的手,用比特币的经济模型建立一套透明的规则,让更多人参与,从而去优化资源的调度。

以风口浪尖上的美团骑手问题来举例。你花20元在美团上点了一个外卖,美团给骑手分多少钱,你完全不知道,它可以随意调整比例,最近美团又调整了佣金政策。但未来,这个规则是透明的,美团如果调整了规则,所有人都能看到。

未来在CYFS上,或许会出现一种全新的外卖模式,也许就像买股票一样,你可以按自己的心理价位去下单,平台帮你撮合成交,当然会给出一个指导价,比如你点了个15元的外卖,只愿意花2块钱作为配送费,这2元就直接转给了愿意接单的骑手,而平台只赚取手续费,手续费的收费标准也是透明的。

此外,在CYFS上,你不仅是消费者,你还可以是股东。打个比方,未来的外卖平台,除了投资方以外,用户可以跟骑手、开发者一起拥有平台的股份。

比特币的核心就是激励机制,CYFS为了让生态的参与者共同分享平台的成长价值,设计了两个对用户的返利机制:一类是coin,一类是token。Coin(BCC)是锚定比特币发行的数字货币,用户用它在CYFS上购买服务。而token(CFS)是数字股权,从中享受平台的利润分红。

基于CYFS开发的APP,可以定义自己的“关键行为”,当用户触发关键行为后,可以基于合约预设规则给用户返Token。哪些行为算关键行为,返多少token,App可以设计自己的经济模型。以现在的抖音为例子,上传视频,打赏、点赞、评论、转发都是关键行为。按照CYFS的经济模型,这些行为都可以获得token。

今天在现实世界中,你投资了一家公司,大概率是既看不懂复杂的财报,也拿不到分红,而在CYF上,当你在消费的时候,在你支付完的那一瞬间,你就可以拿到分红。刘智聪说,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分红,这是对现实世界的降维打击。未来应用之间的竞争,看哪个APP设计的规则用户更接受。

但token是有限的,分完了就没有了,也就是说,只有早期参与的用户才能拿到token,后来的用户只是单纯的消费者。

你也许会担心,后来的用户岂不成了韭菜?刘智聪指出,用户进来消费内容或服务,本身也是一种价值的获取,因为去算法霸权的APP能产生真正优质的内容和服务。

刘智聪说,未来也许会有新的经济生态设计,比如APP一直可以增发Token,或者不活跃的人持有的token就失效了,要看应用开发者怎么设计,区块链的意义就是让这些设计成为了可能。

可以说,CYFS重建了互联网的生产关系。刘智聪认为,只有重建未来数字世界的生产关系,把数据的产权从平台转移回了数据创作者手上,才能迎来随身设备、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的大爆发

建造机制

以上就是CYFS的运行原理, 它是一个包括用户、核心开发、根节点和基础计算设施,以及应用开发者的生态,CYFS的收入来自用户使用资源时付出的手续费。

巴克云是一家只有30人左右的创业公司,这样一个数字乌托邦,该如何去建造?

刘智聪说,首先将建立一个开源社区。CYFS是开源的,任何开发者都可以参与,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建设下一代的开发者社区,推进所有底层协议的稳定性和必要功能,保障协议的运行。

其次,与根节点建立长期的利益绑定。元链是CYFS最重要的基础支撑,目前规划在全球建立21个元链的根节点,中国 4个、亚太(除中国)3个、欧洲4个、 北美4个、中东  2个、非洲 1个、南美2个,现在已经使用的有3个。刘智聪认为,这比欧美主导的DNS根节点和CA根证书更符合现在全球的经济发展和人口分布。

根节点的责任是保障CYFS的稳定运行,每个根节点拥有2.5%的CFS,建立利益绑定,长期发展。根节点的权利就是,当每一个新节点的加入,必须经过旧的节点投票通过;根节点可以参与CYFS的设计,并且收取手续费。

另外,提供一个新的算法系统,在元链提供的计算资源交易所,互联网可以把闲置的计算资源放在上面交易。未来的整个互联网将成为最大的云,提供CYFS运行所需的计算资源。

CYFS正在吸引下一代的开发者加入,开发未来数字世界的应用。刘智聪认为,Web 1.0中国跟美国人跑,Web 2.0中国跟美国齐头并进,Web 3.0中国完全可以抢跑,开发者们不要只盯着国内用户,一定要有全球化的视野,对抗全球的互联网霸权。

为了示范,巴克云推出了两个基于cyfs协议开发的应用。一款叫超送,是一款社交工具,已经上线。用户要花一点钱购买一个OOD才可以使用,OOD有两种,一种是类似音乐盒大小的硬件盒子,另一种是一个软件服务,你在超送上产生的数据就存储在这里面。

如果你看到好友晒了一张很美的图片,你可以直接用BCC给图片打赏。你可以决定自己的信息是否用以商业用途,比如让平台出售给某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做数据分析,如果你授权了,你将获得相应的收入。

你能想象有一天用微信聊天发朋友圈还能赚钱吗?

   元宇宙

巴克云为CYFS推出的另一款示范应用就更魔幻了,它叫Map.com,未来的区块链地图,目前还在概念阶段。

和现在地图一样的是,Map.com仍然由专业的测绘公司进行地理信息的编写,但它允许更多人参与地图上信息的编辑,以让它的信息更精准,表达和渲染方式也会更丰富。未来的地图不属于任何商业公司,它将是全球共建的。

更重要的是, Map.com上的任何一个位置和坐标将不仅仅是一个坐标,它可以像真实世界是一座建筑,而且拥有数字产权。数字建设商、虚拟装修公司,各种新的服务商将应运而生,让地图的坐标像互联网域名一样,承载更多可能性。

每个人都可以赋予地图新的价值。你可以为你家的地址在Map.com申请一个坐标,只要你提交的房屋产权通过审核后,你就可以获得这个坐标的数字产权,你可以请人帮你建一个数字的空间,按照你喜欢的方式装修,然后你可以这个“家”里开party、做直播。

这将是一个几乎接近真实世界的数字世界,刘智聪说,地图将成为未来数字生活的一个入口。http://www.map.com

这就是元宇宙,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虚拟世界。它的一个重要特征是,人人都可以参与创建,并且分享价值。

美国的孩子喜欢泡在Roblox上,因为Roblox提供了工具,让他们天马行空地创建各种小游戏。

Facebook也在构建大型社交元宇宙项目Facebook Horizon,为用户提供一系列创造性工具,允许他们自建虚拟个人世界。

刘智聪认为,Roblox和Facebook Horizon并不是真正的元宇宙,因为它们仍然是中心化的,服务器是公司提供的,账户是属于平台的,只要平台不提供服务了,所有的账户就没了,就如之前虾米音乐停服,无数音乐爱好者只能挥泪告别。

还有微软的“我的世界(minecraft)”,任何人都可以创建自己的世界。但是这个游戏所构建的世界并不互通,大家都在各自的服务器玩 。

刘智聪说,要实现真正的元宇宙,必须得找到一个方法,能够让更多的人同时构建这个世界,而不是一家公司、一个团队来干,那一定会有这个问题,要么不够大,要么不够精细。

如果真如CYFS所构想的那样,未来的互联网没有中心,那么腾讯、Facebook们会固守旧世界的宝座,眼睁睁地错失未来吗?还是赶紧跟上,与其被别人革命,不如自己主动革命?

数字乌托邦的建造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谁也无法预言。

但不管Roblox和Facebook Horizon是不是真正的元宇宙, VR、AR技术正在将数字世界变得更真实。

Facebook现在最重要的一个项目是VR头显OculusQuest,戴上Oculus Quest跟朋友聊天、跟同事开会就如同面对面,在acebook Horizon 里,“你”还可以跳舞、拳击、健身等等,你的身体会有真实的反应。

未来,VR、AR(增强现实)将实现虚拟和现实的交互,从而创造一个全新的数字世界。之前,马化腾也提出了全真互联网的概念。未来,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还不知道究竟哪一个更真实呢!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